Urbanization

鸟瞰城市规划:通过航空摄影了解城市概况

为什么有些城市像棋盘一样布局,而其他城市却像一张复杂混乱的网?自从人类开始群居生活,城市规划者就一直在努力寻找城市的理想布局。

下文重点介绍了城市规划的一些里程碑事件以及多年来城市发展的一些最常见方式——均重点以航空摄影展示。

Urbanization
我们的城市,我们的未来 - 城市化发展趋势并没有减弱的迹象,而且城市化将大大改变我们生活、工作以及在社区互动的方式。
753 查看

创建于 2018 年 04 月 05 日

城市规划的古代艺术

城市规划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 3 千年的美索不达米亚、米诺斯、哈拉普和埃及社群,他们经常使用网格格式将结构和街道直角排列。

在世界的另一边,古老的阿兹特克首都特诺奇蒂特兰也呈现出复杂的规划设计。因为这种中美洲文化与世界其他地方处于隔绝状态,所以能够表明,无论最初是因效率、宏伟、防御还是公共健康而做出的设计,作为人类我们对布局优美的聚落总有天生的好感。多年来,我们的需求和技术发生了变化,随着这些变化,我们的城市也改头换面。

特诺奇提特兰,位于现代墨西哥城

固若金汤的城市

设防的城市不仅在中世纪的欧洲非常普遍,它们也遍布世界各个角落。这种类型的城市通常围绕某一中心而建,例如一般位于山顶或有自然防御之地的堡垒。根据当地的地理情况,城市的其他部分从该中心向外扩展。核心城市通常额外设有城墙。所以,像现代城市一样,设城墙的城市因地理位置不同而差别巨大。

从欧洲到亚洲有多座这种类型的城市被保存到了近代。像卡尔卡松(法国)、埃里斯(意大利)和保存完好的平遥古城(中国)等城市都可以让现代游客看到一个时代,在那个时代是城市而不是国家政府在承担保卫社会的责任。

卡尔卡松 (法国): 今天,设有城墙的城市能够吸引而非吓跑外来者

从旧有的边界向外扩展

只要依然有对入侵的恐惧,城墙外的新定居点就会建设城墙并融合到大城市的防御工事中。但是社会慢慢变得更加安全,并且对国家政府的信任也有所上升。城市开始不设防地扩张,原有的城墙也被拆除以腾出建筑空间。在这样的时期建立起来的城市往往没有什么规划性。

尽管经过了几个世纪的发展,部分老城墙仍然保留在许多历史悠久的城市中。在其他拆除了旧城墙的城市,从道路或城市公园的布局,您仍然可以看出防御工事位于何处。例如,德国法兰克福的防御墙在 19 世纪初被拆除,并在原地建成公园,但它的防御地形仍然可以在现代地图中找到。

大多数现代化大都市都起源于小型聚落,例如发展成东京(日本)的江户渔村。大多数城市都通过规划和自然发展随时间而逐渐扩大,在有序与无序间达到有趣的平衡,塑造出城市今天的面貌。

首尔(韩国): 即使城墙也不能阻止城市的蔓延

外旧,内新

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欧洲统治阶级意识到城市的设计应该展现宏伟。这往往是因为国王或皇帝想要他们的城市变得更加“令人印象深刻”。当然,许多历史街区也因这些工程而遭到破坏。

这种发展模式最初出现在皇家城市:为了建设两旁树立庄严建筑的宽敞林荫大道,拆除一些历史街区腾出空间。这种发展模式最突出的例子是乔治 – 欧仁奥斯曼在拿破仑三世时期对巴黎的重建。

为了让城市更加宏伟,但同时也不那么拥挤并且更健康,奥斯曼继续让宽阔的林荫大道穿过历史街区,甚至拆掉了他出生的房屋。然而,某些地方仍然存在着一些古老而混杂的街道,例如沼泽区和蒙马特。

巴黎 (法国): 奥斯曼新巴黎宽阔的林荫大道

对工业化的规划应对

随着工业化开始统领西方世界,城市变得越来越拥挤和污秽,因为新的工厂和住宅是在几乎没有政府的干预下建成的。城市规划者开始构建新的、往往是乌托邦式的愿景,它们可能有助于使城市生活更健康。

这种愿景之一是由阿尔图罗·索里亚伊·马塔提出的所谓的线性城市。他的想法是建立一条铁路中心线,并在沿线建立不同的工业功能区。工人可以住在沿线的工作场所附近,并且可以规划居住区布局,使得盛行风首先穿过住宅区,然后再到工业区,从而改善公共健康。该项目在马德里的 Ciudad Lineal 地区进入鼎盛时期,该地区至今仍然存在。然而,线性城市也可能因当地地形而形成,沿河流、海岸线或山谷发展。

马德里(新版呀):马德里的 Ciudad Lineal(西班牙)

城市与汽车

汽车极大地影响了城市规划者的工作。汽车使得普通市民可以行得更远,但汽车也带来了新的挑战。

人们不能再在街头聚集,因为高速行驶的汽车对他们构成了巨大威胁。汽车还造成了一种新的污染形式,并需要停车空间。城市高速公路贯穿城市,通勤人员造成日间人数极度膨胀,城市规划者的任务是寻找隐蔽之处来解决停车问题。

尽管网格规划可追溯到古代(亚历山大时代是一个典型例子),但它也是现代大都市中最典型的布局模式,从上空看,街道和街区类似于棋盘格。方块街区通常会使人联想到纽约和芝加哥等美国城市,然而从巴塞罗那(西班牙)到大坎普(巴西)和约翰内斯堡(南非),世界各地都遍布这种形式。

纽约市 (纽约): “网格”——众多全球城市的一个定义性特征

梦幻或乌托邦式的规划

尽管大多数城市受益于规划和非规划的混合式发展,但还是有一些城市一砖一瓦的建设都在规划中进行。这些富有远见的项目都以未开发地点为基础,并且通常出于创造美好城市环境的个人愿望。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人口膨胀会超出最初的计划容量,然后城市会开始不顾规划者的美好意愿呈现自然地扩张和发展态势。

上个世纪 50 年代,奥斯卡·尼迈耶为巴西规划了一个全新的首都:巴西利亚。与里约热内卢不同的是,它没有殖民时期的古典和巴洛克式建筑,更没有贫民窟。它最独特的特点是,从上空鸟瞰,你可以看到,街道按照巨型飞机的形状布局。批评人士说,这座城市严格分区而不支持混合使用,不是为行人而设计,但它确实赢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地的荣誉。

在松田(韩国)等绿地智能城市项目中可以找到这种一砖一瓦规划的现代迭代。在这样的项目中,很难预测未来城市需要什么,或者是否有足够多的人真正决定在这里定居。然而,如果你考虑了印度的规划城市新孟买,那么还是很有希望解决这一难题的。建于 20 世纪 70 年代的新孟买,人口已增至 150 多万。

巴西利亚(巴西),从零开始的规划

未来:生活密集,建筑更高汽车更少?

城市正变得更加密集。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混合用途高层,它融合了商业、零售、酒店和住宅空间。可持续建筑和智能城市正变得越来越普遍。其他趋势还包括汽车更少、对行人更友好和更多依赖公共和多式联合运输战略。

对城市规划的影响仍有待观察,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规划与自然的良好结合有益于许多主要大都市发展。

有一件事确定无疑:当你对比城市与郊区或农村环境的人均消费数字时,你会发现城市生活是最可持续的居住形式。况且城市生活也充满乐趣,有充足的机会进行健康的社交互动。城市必须为市民提供价格合理的住房、便捷的公共交通、步行区域以及大量的公园和绿地。

香港 (中国): 你觉得未来的城市是怎样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