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ization

探讨城市绿化带——一座城市需要多少绿地?

在高密度城市化的时代,城市绿化带具有了新的意义。在伦敦尤其如此。伦敦的住房短缺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讨论,讨论点是关于是否重新调整其部分绿化带(其中一部分状况相当糟糕)以建造新住宅,缓解住房危机。

同时,斯德哥尔摩、首尔等城市在继续扩张其绿化带建设。那么这些向外辐射的圆形绿化带有什么意义呢?是该缩减绿化带还是继续扩张呢? URBAN HUB将关注这些问题和争论。

Urbanization
我们的城市,我们的未来 - 城市化发展趋势并没有减弱的迹象,而且城市化将大大改变我们生活、工作以及在社区互动的方式。
1830 查看

创建于 2017 年 12 月 11 日

城市绿化带的发展

城市绿化带的出现可以追溯到古代。例如,在7世纪麦地那的一项法令禁止砍伐城市周围 12 英里地带的树木。1580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禁止在伦敦市周围3英里宽的地方修建建筑物,以阻止瘟疫的蔓延。之后,经过19世纪中叶的启蒙思潮,欧洲开始推行狭窄的城市中心以及宽阔的绿色林荫大道。

维也纳等城市用矗立于绿地之中的宏伟建筑取代了城市防御工事地带。这些新出现的绿地标志着推动城市户外休闲活动、打造新型城市和社会的时代已经到来。英国在此方面的发展更加深入。

维多利亚时代的城市已经将公园作为休闲去处。20世纪20年代,首次出现“绿化带”一词,意为商业和居民区之间的缓冲区。绿化带还被用于鼓励土地的有效利用,防止城市扩张。

伦敦经济学院的这段视频提供了有关伦敦绿化带的历史及相关讨论。该视频倡导增加有限的建筑,但也鼓励为后代保护绿地。

 

伦敦——有关“城市规划”的热议之地

到了20世纪30年代,伦敦把想法付诸实践,开创了现代城市绿化带。目前,这里的绿化带达到51.6万公顷,引发了英国举国上下的大讨论,吸引了全球众多人士的目光。争论的核心是住房问题。伦敦的大片绿地留存有大量尚未开发土地,但经济适用房严重短缺。环保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将绿化带视为英国自然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需要不惜一切代价予以保护。他们认为,绿化带不能成为有朝一日被用于开发的土地储备区。

倡导改革的人士则认为,坚持绿化带的旧观念会阻碍发展,并推动房价上涨。他们指出,有很多城市没有同样的绿化带,但仍能设法融入大量自然元素。他们还认为,绿化带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效果,而且人们通常在绿化带的另一边建造房屋,导致通勤时间延长,并且对公路和铁路基础设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保守主义者反驳称,有大量的城市棕地可以用于重新开发和建造高密度住房。他们还建议,政府政策和激励将引导人们去其他欠发达的城市地区,以缓解伦敦的住房压力。

城市绿化带不是障碍

妥协似乎是可能性最大的解决方案。不可否认,日益增多的城市人口要求更多的经济适用房,但也没有人希望生活在一个纯钢筋水泥构成的城市丛林中。例如,全新的城市设计通常都包括公园和开放的公共空间。现在,人们似乎不太可能希望城市发展开倒车。

绿化带的优点不仅仅体现在美学或文化上。城市绿化带为城市中心提供一整套肺的功能,吸收二氧化碳并提供可呼吸的空气。在沿海城市,通过稳定土壤和减缓径流,绿化带可以减少水土流失和洪水风险。

它们还为城市野生动物提供了避难所,保护了生物多样性,同时让城市居民更容易接近自然。也许伦敦的一些绿化带最终将被重新开发用于建造住宅,但人们对棕地再开发的关注度也在增加。矛盾的是,在英国的其他地方,一些重建实际上正在创造新的城市绿色空间。萨里郡尤厄尔的废弃体育场馆等废弃场所现在已经变成了自然保护区——这是2009年以来的48个类似项目之一。

世界各地的绿化带 – 围绕城市中心

那么其他城市如何处理绿化带和不断增长的人口呢?

它们是关停公园,还是想方设法更好地满足多种需求?在安大略省南部,“金马蹄”保护区囊括了大多伦多地区的农田、绿地和湿地,这里是加拿大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

渥太华(也位于加拿大)拥有203.5平方公里(78.6平方英里)绿化带,这里的绿化带建造于20世纪50年代,旨在防止城市扩张。环绕渥太华的绿化和乡村带对这座城市大有裨益,其发展已经超出了其边界。在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阿德莱德公园完全包围了中央商务区。

这些公园是1837年城市初建计划的一部分,现在已经成为国家遗产。韩国首尔以英国绿化带政策为范例。

政府严格控制在绿化带进行开发。虽然这导致了房价上涨,但市民仍然支持这个理念,它带来了诸多的休闲和环境效益。

斯德哥尔摩通过楔形绿地实现虚拟绿化带。

如果不建绿化带,还能建什么?

除了绿化带,楔形绿地怎么样?楔形绿地是从城市边界延伸到市中心的一片绿地。斯德哥尔摩等城市发现,这一策略可以让他们向外扩张,同时保留休闲公园和野生动物区域。其他城市已经把绿地的想法与重新发现地理和自然规律结合起来。

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改造了其河流流域,在那里建造了公园绿地,保护城市免受洪水泛滥影响。

中国有个新项目实现了将屋顶花园变成竖直绿化带的想法。该想法意图建设一整座“森林城市”,在每栋高楼的每一层都种植树木!绿化带思维的理念基础也在发展完善。2004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Wangari Maathai在肯尼亚启动了一项基层植树计划,以解决森林砍伐、水土流失和缺水的问题。在她的设想中,这些措施不仅仅大有裨益,它们还是实现或维持世界和平努力的核心。

森林城市:未来的绿化带是竖直的吗?

探讨城市的未来

伦敦的绿化带大讨论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话题,因为它提出了许多城市以及城市居民面临的问题。这是一场必要的对话,确保每个人都能听到并讨论各种想法和意见。与此同时,许多其他城市的绿化带仍然是高品质城市生活中备受欢迎的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