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 Lifestyle

悬浮城市和城市化 2.0——将城市建设提升到新阶段

毫无疑问,高层建筑是实现可持续高密度生活的优质解决方案。不幸的是,它们严重阻碍了城市连接性。作为总部设在丹麦哥本哈根的 SquareOne Architects 的创始人,Kostas Poulopoulos 在本期 URBAN HUB 专访中阐述其对“悬浮城市”的愿景。 Kostas 设想一种在功能和社交方面连接高层建筑的空中第二城市平面。这些庞大的多层天空面不仅具有天桥的所有优点,还会增加更多空间和功能。采用全新 MULTI 电梯甚至无人机进行无缝连接,这并非真的那么超前。一切均基于当前技术。
Urban Lifestyle
An urban lifestyle for the future -  By first recognizing the impact of our city lifestyles, we can pave the path for sustainable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a brighter, greener future.
1104 查看

创建于 2018 年 12 月 13 日

水平连接的关键

URBAN HUB:您是如何得知 MULTI 电梯的?您从中受到哪些启发?

Kostas Poulopoulos:起初,我们在就另一个项目的塔楼提案研究更高效的电梯类型时偶然遇到了 MULTI。我们开始研究双层电梯,直至注意到全新 MULTI。

当我们意识到它的潜力时,我们决定联系 thyssenkrupp Elevator,希望根据该技术最重要的特征:水平运动来开发相应的概念。

我们一眼便相中 MULTI。小时候,我曾想过用相互排斥的磁体打造悬浮汽车:我基本上设想出磁悬浮。当我很多年后在上海乘坐首列商用磁悬浮列车时,我便记起这个想法。但 MULTI 更加令人兴奋,因为它不仅影响城市,还影响建筑。它走进建筑并从内部影响建筑结构。

MULTI

该技术可有效地减少核心尺寸并大幅提高垂直交通的效率,但其最具附加价值的方面是其附加特征,即水平运动。突然间,我们获得一种全新建筑内“交通工具”,它可在两个维度运动,也许今后可在三个维度运动。谁知道呢?这完全改变了建筑内的交通概念。

如果您进一步研究城市,您会发现交通平台之间不需要存在差异。您可乘坐某种地铁并通过磁悬浮通道进入建筑内。这种想法非常令人兴奋,而 MULTI 是最可能使之成为现实的技术。

Hanging City
Hanging City

介绍空中悬浮城市

URBAN HUB: 您能向我们介绍您的“悬浮城市”概念吗?

Kostas Poulopoulos:悬浮城市由多个相互连接的塔楼组成,这些塔楼内部和之间采用 MULTI 电梯。这种连接的功能远远超过天桥。它们是多层次、购物中心大小的城市空间。从根本上说,这是一种研究如何最大程度发挥高楼建设潜力的概念。目前,我们的高楼建设方式限制了垂直交通、速度和容量方面的循环。

高层塔楼还有另一面:通常,中部的房产价值低于底部和顶部。是否有种方法可提升高楼中间“平淡”部分的价值?如何组合这些功能,以创造更多活动、更多可能性并最终产生更多乐趣?这从财务角度上行得通。我认为,如果项目能够创建共同体的共同愿景,就容易取得财务成功。

如果不仅仅使用小型天桥连接高层塔楼,还将其连接至整个城市部门(即“悬浮城市”),我们就可能开发出大量城市活动,例如购物、教育和工作场所。

Kostas Poulopoulos: 一方面,这对工作场所极具吸引力。由于塔楼仅提供有限空间,大型租户垂直分布在多个楼层。然而,垂直连接不适合组织,因为它比水平循环更为复杂。企业租户租用较大的连续楼层并拥有视觉持续性更加有趣。此外,水平扩张比垂直扩张更加容易。

当然,没有使之成为可能的关键交通方面,这些概念都将是乌托邦式的梦想。虽然这具有技术挑战性,但仍可实现,因为这从财务角度上行得通。关键是如何让人们和货物“进入”这种新悬浮城市。这需要通过 MULTI 一类的技术来实现。

我们设计的概念是使用循环电梯连接传统地面层和悬浮城市层,您几乎不能称之为电梯,而应将其称为一种内部地铁系统。

Hanging City
“香港、纽约和其他新兴大都市距离开始在更高处合并建筑存量仅一步之遥。这将带来迷人的城市风格变化。但前提是我们解决交通问题!这就是 MULTI 的用武之处。”
Kostas Poulopoulos, 总部设在哥本哈根的 SquareOne Architects 的创始人

水平连接的重要性

URBAN HUB:您对水平连接的关注似乎得到公司总部采用“魔地大楼”趋势的支持。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Kostas Poulopoulos:同意。这是一种非常典型的趋势,在欧洲尤为如此。垂直解决方案适用于公司,但水平分布有利于循环、可见性和员工间互动,这对如今的企业环境至关重要。但是,我们深知未来城市将比今天的城市更具垂直性。

事实上,如果您关注香港、上海、纽约和伦敦,您会发现未来已然到来。这种趋势不会消失。我们将继续向上发展,有些地方会超过其他地方。全球人口每年增加约 8000 万人。联合国预计到 2050 年,全球人口将达到 98 亿,城市化率为 68%。

Hanging City

Kostas Poulopoulos:我们知道每个人都想呆在同一地方。但是,我们如何才能做到呢?只有一种方法,即向上发展。但建筑越高,越难以返回地面。顺理成章地,我们需要中间部门来创造捷径并提高整个城市的交通效率。在我看来,我们很可能即将迎来“悬浮城市”,我们希望 SquareOne 参与其中。

MULTI Towers

对地面层的影响?

URBAN HUB:对于遮挡地面层光照的这些水平连接,是否存在可避免其负面影响的方法?

Kostas Poulopoulos:当然,某些地区能够实现,而全球大部分城市化都发生在日照强烈的干旱地带也意味着一种机遇。试想拉各斯(尼日利亚)、孟买(印度)或曼谷(泰国)等城市。在这些地方,我们需要以截然不同的优先级推动城市化:提供遮阳物是件好事,因为这可使气候变得更宜人。

以迪拜为例,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您都无法在户外生活。所以,任何提供大量遮阳物的解决方案都具有优势。

当然,我们需要考虑这种发展能否融入现有城市或创建一座新城市。或则,我们需要一座地下城市。在未来情境中,我们可能希望地面层拥有自然属性:甚至是拥有野生动物的森林。也许还会包括耕地,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占用了太多空间。这是向地球回馈一些空间的一种方法。

虽然这一切都是推测,但依然可能实现。

悬浮城市内部

URBAN HUB:对于悬浮城市的悬浮式水平空间内可存在的事物,您的愿景是什么?

Kostas Poulopoulos:我们设想空中的整个城市部门(我们称为悬浮城市)会在中间留出巨大空间用于照明和交流。而我们电梯的悬浮方式不会影响地面楼层的水平循环。此外,这还可确保系统具有一种“未来主义”色彩,因为它比较新奇、有趣。

Hanging City
Hanging City

Kostas Poulopoulos: 正是交通系统的可见性传达出“我们处在将来!”的感觉。但解决问题的答案不是技术,而是人。人们需要了解哪些事可以做。为此,他们需要观察。因此,可见性是我们设计的一个关键方面。

虽然我们的楼层空间使用和租赁方式没有创新,但是从一边到另一边的移动速度,进出电梯吊舱的自由度以及建筑最后可实现的“规模”存在创新。

室内水平交通将采用自动过道形式(类似机场内部),但缺点是存在于地面且干扰横向循环。我们实施 MULTI 技术的方式不仅不会干扰循环,还可实现空间内部循环的可视化。

Hanging City

飞行连接

URBAN HUB:您会在这些水平空间的外部做些什么?

Kostas Poulopoulos:我们主要将这个区域设计为人们的公园,因为这种选择最有趣。但部分空间还可为飞行的无人机提供有限停靠区域,例如可供警察、快递、紧急服务或计程车使用。这可为建筑添加一种额外连接。它们能够共同协作。

顺序是这样的:MULTI 电梯催生出第二城市面,从而为其他物品登陆提供一种平台。我认为,这一切非常有希望。

接下来的计划

URBAN HUB:您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Kostas Poulopoulos:我们的后续调查将着眼于如何将这种水平交通概念完美融入机场,那里将从快速交通中获得明显益处,而其他类型的建筑也将受益于这种概念。

Hanging City
Kostas Photo

Kostas Poulopoulos

SquareOne Architects 创始人 

网站: http://sq-1.dk/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squareone_studio

2015 年,Kostas Poulopoulos 在哥本哈根成立建筑工作室 SquareOne。他之前供职于 Kengo Kuma Architects、HLA 事务所 (Henning Larsen Architects)(首席设计建筑师)和 BIG(高级建筑师)。作为 HLA 的首席设计师时,Kostas 获得了工作场所、教育和多用途开发项目方面的丰富经验,同时负责了以下项目的概念设计:慕尼黑的西门子总部、哥本哈根的北欧联合银行总部、法兰克福金融管理学院、斯图加特的 ZSW Centrum 和诺和诺德公司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