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nology

Deane Simpson——重新审视建筑环境,满足人口老龄化需求

人口老龄化越来越严重,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据世界卫生组织估算,到 2020 年,60 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超过五岁以下的儿童人口。到 2050 年,60 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占全球人口总数的 22%。在日本,这部分老年人已经占其人口总数的 30%。 这种现象的一个后果是,老年的意义发生了改变。“老老人 (old-old)”这个术语更能够表达传统意义上的老年人。而与此同时,Deane Simpson 等都市研究人员使用了一个全新的术语来描述人生的“第三阶段”。“年轻老人”身体健康、活跃,而且积极地探索老年的内涵。
Technology
使用更少的资源,做出更大的改变 - 是什么支撑着世界运转?创新技术。交通、建筑、能源和制造领域的创新,尤其是绿色创新,正在改变人们与环境互动并塑造环境的方式。
1020 查看

创建于 2018 年 10 月 18 日

老年人的崛起以及“年轻老人”的出现

1950 年前后出现了一种明显而又独特的现象:老年人口逐渐增加。医疗水平的提高,加上战后经济蒸蒸日上,人类的平均寿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大部分老年人有时间、有条件、也希望思考变老的意义。1954 年,亚利桑那的 Youngtown (!) 成了美国首个有年龄限制的社区。1960 年,在其附近荒凉地带建成的太阳城正式开放,这里建有住房、购物中心、娱乐中心和高尔夫球场。许多老年人并不觉得自己有多老,而“年轻老人”也不愿意坐等老去。

长寿的影响

正如 Deane Simpson 所说:“处于第三年龄的人摆脱了成年人和小孩所承担的责任:工作、照顾孩子、社交、教育。此外,他们尚未受到生命最后阶段的身心障碍的限制。”

这个群体所面临的挑战没有清晰的路线图可以参考。“这个新的社会群体面对的最大问题是,不存在关于如何生活、在哪里生活以及和谁一起生活等问题的先例和规约。”

因此,(尤其是)“年轻老人”需要自己去探索。“这个群体因而变成了探索主观性新形式、集体性新形式以及建筑和都市环境新形式的实验场所。”

寻找社区的尝试

当今的老年人正在开辟新的疆域。其中有些离开原来的家,去了其他地方。促使他们离开的是“住房或邻里或两者对于老年人来说不够好。”例如:“需要驾驶私家车进出的低密度郊区环境对于没法驾车的人来说问题很大。”

吸引大部分老年人的地方一般“天气比较好、安全、适合社交活动、医疗保健方便实惠、不歧视老年人、可以让老年人通过休闲重现发现自己”。但是,不管他们去到哪,每个人似乎都在寻找能够让自己感觉自在的社区。

Deane Simpson 研究了多个老年人尝试建立归属感的新社区。他对于佛罗里达州的 The Villages 等刻意创造一个私人的、年龄隔离的城市并以此为卖点的社区持批判态度,这些社区的做法进一步否定了人生最后阶段。

对建筑和都市规划的启示

由于个体和社会都在寻找新的解决方案,例如 The Villages 这类尝试甚至可能是必要的环节。美国 AARP 的研究显示:“65 岁以上的老年人中,有 87% 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继续留在目前的家和社区里。”这很难吗?

“在社区里老去……应该设法维持社区里的那种社交网络或联系,提供更多合适的住房,实现既能够维持社区生活,也能够摆脱”低密度邻里以及不带电梯的多层楼房带来的限制。

“社会支持老年人留在自己家里的做法确实有可取之处。但在现实中,这种做法可能存在很多问题。”需要对现有的规划和结构进行反思,“才能够,例如,改善移动性和便利性以及解决如何更加细致地应对不同年龄群体以及满足不同的需求等更广泛的问题。“

“可视化是一种交流方式……人们在变老的过程中,如果想要根据自己的需求改造现有的环境,可视化是能够展示各种可能性的好工具。决策者、政治家、政策制定者面对改造都市环境的提议时,也可以通过可视化了解相关的启示。”
Deane Simpson 教授, 丹麦皇家艺术学院建筑学院

城市也在尝试

由于人口老龄化加剧是全球性问题,很多城市已经着手解决“原居安老”的挑战。例如:

  • 温哥华承诺在郊区建造附属住宅,“提高住宅的密度,让存量房更加多样化,提供更加适合老年人居住的小房子。”
  • 巴塞罗那一直在打造“围绕文化中心和小社区的社会基础设施,为居住比较集中的老年人提供服务,”例如:超级街区
  • 哥本哈根尝试“将老年人照护机构与幼儿园、中小学、咖啡厅等其他年龄群体的机构混合在一起,避免出现孤立老人或隔离老人的现象。”
  • 阿姆斯特丹“让学生住在社区和机构中,照顾和陪伴老年人,以换取实惠的住所。”
  • 纽约市,建筑公司 Interboro 追踪记录了公共住房“自然形成的退休社区”(NORC) 的情况,以更好地了解“支撑这些社区周边空间的富裕都市生活。”主要想法是将大城市支撑这些社区的方式推广,因为 NORC 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老年人对自在感的追求。

科技让老年人保持联系

科技能够帮助老年人与社区保持联系。在气候温暖的地区,电动高尔夫球车成了许多社区便利的交通工具;对于开着房车过游牧生活的老年人,卫星通信系统为在路上的他们提供了弹出式的虚拟社区。

另外,使用混合现实耳机可以轻松地为自己的家改装移动解决方案。thyssenkrupp Elevator 联手 Zhülke,利用 Microsoft HoloLens 技术开发 HoloLinc,让需要座椅电梯的人轻松地进行可视化设计。

通过基于物联网打造的 HoloLinc 系统,人们不仅能够“看到”自家楼梯上的电梯,还能快速地进行个性化设计,确保产品风格适合自己的家。一旦做好了决策,生产过程便自动启动。下订单和安装座椅电梯等容易情绪化的过程,从几个月的时间缩短到几天便可以完成。

 
 Copenhagen

时代的变迁带来新的可能性

随着平均寿命的延长,老年人对城市和社会结构、设计的影响将越来越大。如今“年轻老人”以及世界各地的城市都在积极地探索如何落实这种影响。这些对于个性和社区的探索为 Deane Simpson 等研究人员提供了大量研究材料和评估材料。

这些研究以及 HoloLinc 之类的新兴技术最终将拼凑出一张详细的地图,为未来建设无障碍建筑和包容性城市提供指导。最终目标是打造让每个人都感到自在的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