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tainability

适应性再利用结构赋予城市地标建筑新用途

人们通常将旧建筑的现代化改造视为历史建筑修缮。但是,经过现代化改造和调整,旧建筑通常都能提供一种或几种全新用途。在这种情况下,这不再是修缮,而属于对结构的适应性再利用。 适应性再利用可帮助城市更高效地为市民和企业开发空间,同时保存建筑环境的历史风貌。如果工程目标不是纯粹地保存,那么适应性再利用将能够以一种有吸引力的盈利方式融合新旧建筑。
Sustainability
确保绿色未来 - 环境可持续性发展主张少浪费、低消耗理念,并提倡转向太阳能、风能或可持续性循环回收的材料。
4001 查看

创建于 2018 年 10 月 10 日

适用性再利用和历史建筑修缮

随着旧工业区迁出城市,它们留下的建筑、结构和空地必须加以充分利用。开发商喜欢拆除一切,然后从头开始建设。然而,相比拆除,改变现有建筑的用途的成本更低,而且更加高效。

真正的历史建筑修缮代价高昂,只在少数情况下采用,例如仍在使用的宗教场所。实际上,许多修缮工程(例如历史人物的住宅)将建筑改造成博物馆或旅游景点时,便模糊了修缮和适应性再利用之间的界限。

虽然适应性再利用工程可能像或不像真正的修缮,但它们始终融合现代和历史元素。建筑师能够全面改造建筑用途,为旧建筑注入新活力并将它们融入城市的生活结构中。通过开发闲置城市空间,适用性再利用可助力遏制城市蔓延。

为什么要改造和再利用旧建筑及基础设施

建筑环境的多元化有助于使城市变得更美丽、更宜居。虽然现代建筑极具独特性和吸引力,但适应性再利用是一种互补型战略,可在保护城市凝聚力和延续性的同时,避免千篇一律的公寓大楼和办公大楼。适应性再利用有助于保存城市的历史风貌,并推动城市不断向前发展。

历史建筑通常具有对现代建筑而言成本高昂的优美元素。具有石雕的建筑正面、拱形天花板、镶嵌图案和壁画多见于旧建筑。在现代建筑中,即使是过时的工业机械也可以成为引人注目的特征。

新加坡赞美坊购物和娱乐广场不仅完好地保存了新加坡一座旧天主教女修道院的美丽风貌和建筑遗产,还为居民和游客提供现代公共空间。适应性再利用不仅适用于建筑,还适用于基础设施。在丹麦,根本哈根的 Jaegersborg 水塔被改造成学生公寓。

不是新事物:历史

适应性再利用并不是现代理念。事实上,作为一种常见做法,适应性再利用已经存在了好几个世纪。在过去,如果发生政权迭代或官方宗教变更,许多建筑都需要随之进行改变。

例如,西班牙和意大利南部的许多天主教教堂过去是清真寺。类似许多遗留下来的古罗马建筑,罗马万神庙 (Pantheon) 于公元 609 年改造成天主教堂,因而避免沦为废墟。

另一个古代示例是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最具辨识度的建筑,圣索菲亚大教堂 (Hagia Sophia)。圣索菲亚大教堂最初于公元 532 年作为东正教主教堂修建而成,后于 1453 年改造成清真寺并于 1935 年改造成博物馆。也可以参照巴黎两家最著名的博物馆:卢浮宫,始建于 12 世纪的艺术宫殿,以及奥赛博物馆 (Musée D’Orsay),作为 1900 年世界博览会的火车站修建而成。

奥赛博物馆——从火车站改造成博物馆
奥赛博物馆——从火车站改造成博物馆

节约预算

即使房地产开发商不打算保存遗产,他们仍会选择适应性再利用方法,因为所需成本通常低于重建。适应性再利用还可将亏损的房地产变得有利可图,例如将纽约市伍尔沃斯大楼 (Woolworth Building) 上面的 30 层改造成公寓。事实上,支持适应性再利用的一个最佳论据便是它可避免昂贵和高度浪费的拆除和重建过程。

证明适应性再利用比完全重建可取的其他方面包括其可消除地基工程和几乎所有结构工程。通常,公用设施已经连接,所需的新分区许可也更少。适应性再利用还可获得公共资助或税收抵免。

将节能解决方案融入现有建筑

如前所述:城市环境是最具可持续性的生态友好型人类居住场所。然而,城市中充斥着并不环保的旧建筑。除了可持续翻新,适应性再利用还可让旧建筑变得更加节能,甚至成为净零能耗建筑。

例如,美国弗劳恩霍夫可持续能源系统中心总部设在波士顿一栋经改造的具有 100 年历史的建筑内。弗劳恩霍夫与合作伙伴共同翻新该建筑,实现大幅节能并保存其历史风貌。

作为弗劳恩霍夫众多合作伙伴之一,thyssenkrupp Elevator 为该建筑安装了净零能耗电梯。事实上,该电梯可称为净正能电梯,因为其产生的能量大于消耗的能量。目前,弗劳恩霍夫最先进的翻新工程是一座“生活实验室”,用于展示如何将可持续解决方案融入旧建筑。

创造真正独特的事物

无论是将纽约市和费城的肉类加工区改造成居住空间,还是将工业地产改造成公园或博物馆,我们都有充分的理由考虑采用适应性再利用。

对于许多城市开发商而言,适应性再利用可在财务考虑、可持续性和企业社会责任之间取得完美平衡。使旧建筑符合当前的能效和安全标准通常需要特殊规划和翻新。然而,由于可消除或减少完全拆除相关的核心成本,适应性再利用是一种商业上可行、引人关注的解决方案,可为城市地标建筑注入新活力。

 

Image Credits 

CHIJMES Hall, taken from flickr.com; image credits go to sgtoycon2008

The Tate Modern, taken from flickr.com; image credits go to Lee Davison

Jaegersborg Water Tower, taken from flickr.com; image credits go to seier+seier

Musee d’Orsay, taken from flickr.com; image credits go to (CMC)™

sala são paulo, taken from  flickr.com; image credits go to Pablo Galvão

Purple people Bridge, taken from  flickr.com; image credits go to Jere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