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ies

可回收建筑——改变我们建设、使用和重复利用城市结构的方式

我们都听说过智能、可持续和绿色建筑,但谁听说过可回收建筑?回收利用整个城市的想法还遥不可及,然而新建筑理念和材料却激发着建筑师和规划师们思考:应该如何处理不再需要的建筑或结构。

许多建筑师都乐于在建筑物中运用可回收材料,设计日后更容易拆除和再利用的建筑。而另一种趋势则是开发能够完全重新用在其他位置的“游牧式”建筑。然而这种要在使用周期结束时回收的建筑,需要动态而灵活的规划,一种将变化作为常态的城市规划。

Cities
全面智能 - 智能城市概念在许多方面就是良好的城市规划,其中融合了数字技术的进步,以及对人际、社区、环境可持续性、参与式民主、良好治理、高透明度等传统城市概念的新思考。
1151 查看

创建于 2018 年 02 月 22 日

使用废料还是新料建造?或者二者皆用。

使用可回收材料迅速成为建筑师的主要创新和可持续化手段。大量常用建筑材料,如水泥、砖和玻璃等,都可以使用废料生产。这样做可把建筑物排放量降低高达 90%。

思维扩展到建筑物使用寿命之外的建筑师,通过采用闭环建筑系统,致力于测试新型可持续材料。结果通常是几乎没有生态足迹的创新美学建筑,光靠传统材料无法实现。

  • 我们来看一看鹿特丹那座利用废料砖建造的房屋。这些用废料制成的砖块来自一个见名知意的创业公司 StoneCycling(石料循环利用)。他们升级改造了约 15 吨废弃物,包括陶瓷、玻璃和粘土,为这座建筑物制造了焦糖色的砖块。
  • 去年秋季,荷兰设计周上的人民馆 (People’s Pavilion) 展示了一种只产生很少或不产生废弃物的建筑。建筑物立面上挂着的彩色瓦片由可回收的塑料制成,木平台由借来的部件构造,将在活动结束之后归还原主。
  • 在芝加哥,设计 SOS 儿童村 Lavezzorio 社区中心的建筑师,从附近的建筑工地收集来剩余的混凝土。包含不同类型骨料的混凝土在建筑正立面创造出一块具有多种色调的画布。

组装、重新组装和循环往复

里约热内卢夏季奥运会结束后,人们热议的话题不仅包括世界级运动员的离去,还包括应如何利用这些前卫建筑物。最后,为了避免出现一旦“大赛”结束就会给举办城市带来麻烦的“白象”效应,里约选择处理像未来竞技场这样的建筑物。从上面拆下的部件用来建造了四所初级中学。

日趋流行的“游牧式建筑”潮流,专注于创新而灵活的临时性结构。2022 年卡塔尔世界杯体育场将是世界首座可完全拆除和再利用的体育场。它将通过运输集装箱和模块化构件搭建而成。

这些在“可移动”建筑物方面进行的实验,也促使可轻松拆解和重新组装的建筑材料的设计盛行起来——例如混凝土柱子、横梁和墙壁等。甚至混凝土水管都被建议当成可再利用的建筑构件。中国香港提议在这种水管里面打造微型公寓,这样就能放置在任何空间允许的地方。

里约体育场的材料建设了四所学校。

可回收建筑能够形成闭环吗?

尽管这些体育场和迷人房屋的个例让人很受鼓舞,但从更具广度的视角来看,这股可回收建筑的风潮能够如何真正影响城市规划或建设呢?这个趋势又是如何反映我们思维的内在变化的呢?

相对于不朽的“遗留”建筑物,现在建筑师更相信没有任何事物能永世长存,但它们都会留下自己的印迹。举例来说,ARUP 协会运用可回收利用的经济理念,开发易于改造而适应新用途的建筑物,并且在不再需要时不产生任何废弃物。建筑物的构件仍回归建筑行业,只是改变了用途或被彻底循环利用。

虽然该项目只是 2016 伦敦设计节上的一件展品,但它以掷地有声的回答“是!”解开了建筑物是否能够形成闭环的疑惑。ARUP 的创新设计得到了 Cradle to Cradle Products Innovation Institute(从摇篮到摇篮产品创新研究所)的认可。

 

ARUP 设计开发的“循环建筑”非常灵活,可轻松拆解,并且 100% 可回收利用或再利用。

变化悄然发生

似乎很明显,灵活的临时性建筑物理念正超越偶尔的精品建筑越来越受欢迎。紧随这一潮流出现了越来越多“弹出式”的或可改造的建筑物和结构实例,改变了城市。其中就包括食物货摊和多功能停车场,或由运输集装箱建造的零售和活动中心,例如旧金山的 PROXY 项目。

富有远见的可持续性认证计划,也通过鼓励采用可回收材料建造房屋或周全考虑建筑物使用周期结束时的处理方法,为人们指出了方向。例如,LEED(能源与环境设计先锋奖)认证方案,就对“灵活性设计”和方便未来改造的建筑物给予附加分。

为了真正让循环建设理念深入人心,所有参与方都必须作出贡献:从项目投资者到建筑师和建设团队。当每个人都参与进来时,就会创造无穷的可能性。桥梁、房屋、楼宇,实际上建筑环境内的每一个结构都应考虑到,如果其存在时间超出了最初的设计用途,应当如何处理。

Image Credits:

Rubble House, taken from dezeen.com; image credits go to Ossip van Duivenbode

People’s Pavilion, taken from dezeen.com; image credits go to Filip Dujardin

SOS children’s village, taken from arthitectural.com; image credits go to Hedrich Blessing 

Rio Arena, taken from wikipedia.org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