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ildings

记录高楼故事:高层建筑与城市住宅委员会(Council on Tall Buildings and Urban Habitat)

人们在仰望摩天大楼时忍不住会啧啧称奇,还有些人喜欢站在楼端向下俯瞰。这只是摩天大楼无边魅力的一个缩影,而美国高层建筑与城市住宅委员会(CTGBUH)正以比游客更加专业的目光审视它们。

该委员会一般会定期出版期刊,统计和报告全世界最高的摩天大楼。该组织关于摩天大楼的数据是城市设计师和建筑师的重要参考来源之一,可以帮助他们设计出垂直化城市生活的蓝图。

高层建筑与城市住宅委员会期刊主编丹尼尔·萨佛里克(Daniel Safarik)最近被任命为该委员会的 China Office Director。他向我们介绍了该机构,让我们了解了高层建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同时也了解了它们在城市化中发挥的作用。

Buildings
城市可持续性发展的灯塔 - 如今的城市规划是在打造城市未来的灯塔,传达城市可持续性发展、绿色环保和对生活负责的新信息。
1428 查看

创建于 2015 年 02 月 23 日

CTBUH 的起源

高层建筑与城市住宅委员会于 1969 年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伯利恒(Bethlehem)市郊成立。当时里海大学结构工程教授 Lynn S. Beedle 看到学术界正在进行一项重要的研究,同时他也注意到建筑的发展趋势是越来越高,世贸中心(World Trade Center)、西尔斯大厦(Sears Tower)和约翰汉考克中心(John Hancock Center)都采用了全新且不同的钢结构技术。

Beedle 认识到创建一个结构工程师和学术专家平台的重要性,它将有助于打造一个综合的知识体系。现在,全世界的高层建筑相关人员都参与到了高层建筑与城市住宅委员会中,它可以为研究高层建筑和城市住宅提供一种全面、多学科的研究方法。

今天,该委员会的目标是继续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关于高层建筑的信息体系,探索高层建筑与城市环境的关系。所以,高层建筑与城市住宅委员会将成为所有建筑相关从业人员的一种重要资源。

与主编面对面

丹尼尔·萨佛里克是高层建筑与城市住宅委员会期刊的主编。他在芝加哥附近长大,在那里,他见到过很多高楼大厦,包括威利斯塔——也就是之前的西尔斯大厦,1973 到 1998 年间,它一直是世界上最高的大楼。实际上,萨佛里克的爷爷在西尔斯大厦建造期间担任了这个项目的电工。孩提时,他的脑海里就深深刻下了一幅画面:他的爷爷站在第101层楼上,身后的风呼呼吹过,整个城市在他脚下约400米的地方。

丹尼尔·萨佛里克的背景特殊,他深谙旅游和建筑业,所以非常适合高层建筑与城市住宅委员会的生活。他在该组织中的工作包括撰写和编辑新闻稿、书籍和研究报告,另外还有技术类出版物和一般统计刊物。好像整日写关于建筑的文章对他来说都不够,他还开设了自己名为“Unfrozen”的博客。(链接至丹尼尔·萨佛里克的博客“Unfrozen”).

当被问及最喜爱的建筑时,萨佛里克展示了他浪漫而务实的一面:“克莱斯勒大厦无疑是最美的——它无比完美地诠释了上世纪20年代美国的繁荣以及美国的独创性。”不过萨佛里克并没有忘记提到他的老家,他说:“芝加哥的约翰汉考克中心和西尔斯大厦对我个人的发展影响最大。”

高层建筑的发展正当时

当今摩天大楼的高度是有其历史根源的。以多功能建筑为例,萨佛里克解释了当前高层建筑发展与历史创新的渊源。

“现在混合用途的建筑数量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美观,这与建筑学方面的两大发展关系最为密切:刚臂支架和巨型框架。”高层建筑需要一种结构系统来保持稳定,也就是防止大风和地震活动中出现剧烈摇晃和不适,同时还必须有足够的灵活性,适用各种会随着时间发生变化的需求。

刚臂支架就是达到这种灵活性的一种重要组件。摩天大楼必须具备高度稳定性和强大的核心。刚臂支架(一种从核心处伸出的刚性框架)采用刚臂式构造,每10或20层建造一个,可以提供额外的水平稳定性。在某些情况中,建筑物的楼层是通过刚臂支架“悬”在上空的,这样可以建造不需要刚性结构元件的非堵塞式内部结构,如立柱等。

大楼刚臂支架设计示意图

巨型框架可以从外部提供进一步的稳定性,强化结构表面。它们可以作为建筑的外骨架,这对诗意、扭转和曲线形外部形状尤为重要。刚臂支架和巨型框架只是当今众多发展中的两个方面,正是有了诸多发展,才使得现今的建筑变得越来越灵活,越来越美观。

“我们很可能会看到更多的水平式连接的楼群,而不是每个城市都耸立着1000多米高的大楼群。”

Daniel Safarik

Director, China Office, Editor, CTBUH Journal, Council on Tall Buildings and Urban Habitat

预言未来:天空之城?

未来,有一种趋势是必然的:城市人口密度会越来越大。但是,目前还不太确定城市应怎样应对这种趋势。虽然像《大都会》(Metropolis)和《银翼杀手》(Blade Runner)等经典科幻电影展现了对未来城市的某种美好愿景,但也许向丹尼尔·萨佛里克这样的摩天大楼和城市专家征求意见才更实际。

据萨佛里克称,城市化的程度越来越高,这不仅会导致大量高层建筑的出现,也会导致出现更多 20 到 50 层之间的大楼,而且高层居民也需要进行更多的联系。为了使高层生活更具吸引力,开发商从地面开始动工时就需要考虑更多的事项。

这意味着地面上所有的必需设施和休闲设施都要向上层空间发展。通过天桥建立起联系,也有助于提升大楼对附近居民的吸引力。

 

对交通的要求也在不断发生变化

从空间利用和能源消耗方面来看,世界人口已然超出了临界点,无法使世界每个家庭都配置一个大庭院,安装白色围栏,养着金毛犬。这就意味着人们生活在垂直空域不仅是一种时尚,更是一种必然。

如果我们假设建筑之间需要更多的联系,那么必然会出现更加错综复杂的交通环境。萨佛里克直接指出:“垂直和水平交通需要汇合。”

随着生活在城市中的人口越来越多,人们对交通的需求也会增长,他们可能需要在建筑与建筑之间、地铁与超市或家庭与办公室之间穿梭。多厢电梯系统的出现,如MULTI及其水平运行能力,将会是朝这一方向发展的重要一步。

 

摩天大楼和环境

萨佛里克还称赞了当前的一种趋势,一种可以实现垂直住宅交通需求与人类对自然基本需求平衡的趋势:绿植墙。绿植墙的历史可以追溯至上世纪 90 年代初生态学家/建筑师杨经文的著作,他在著作中指出,一座大楼可以支撑起比它所建地更多的绿色植物。

绿植墙就像在大楼内的花园一样,能使内部空间更受欢迎。上海中心大厦定于 2015 年年中完工,它将建造几个空中花园,作为餐厅、咖啡馆和便利店的开放空地。

2014 年 11 月,美国高层建筑与城市住宅委员会提名悉尼一处中央公园为 2014 年“世界最佳高层建筑”。这处建筑在外部竖立了绿植墙,藤蔓生长繁茂,令人想起了古式的大学建筑。绿色植物在大楼的遮阴策略中也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摩天大楼的现实天堂

高层建筑与城市住宅委员会的使命是“传播关于高层建筑和可持续城市环境的多学科信息,促进国际从事创建建筑环境的专业人员的互动,同时以有效的形式为这些专业人员提供最新的科学信息。”

高层建筑与城市住宅委员会摩天大楼中心网站上提供的信息可供非建筑专业人员浏览。另外,与丹尼尔·萨佛里克说“小时候,我经常爬上我们城市当地的垃圾山,一睹芝加哥的天际线”,与此有点孩子气的方法相比,网站提供的信息可以更简便地研究高层建筑。

New York Chrysler Building:
Image 1: Photograph “New York Chrysler Building” by Flickr User Jacob Bøtter, CC BY 2.0

John Hancock Building:
Image 2: Photograph “John Hancock Building” by Flickr User Kyle Monahan, CC BY 2.0

Sears Tower:
Image 3: Photograph “Sears Tower” by Flickr User Allan Henderson, CC by ND 2.0

Sears Tower:
Image 4: Photograph “Sears Tower” by Flickr User Neal Jennings, CC BY-SA 2.0

Shanghai Tower:
Image 5: Photograph “Shanghai Tower” by Flickr User ronghualu, CC BY-ND 2.0

One Central Park Sydney:
Image 6: Photograph “One Central Park Sydney” by Flickr User Rob Deutscher, CC BY 2.0, Design architect: Ateliers Jean Nouvel. Collaborating architect: PTW Archit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