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ildings

纵横交错、折线形和散列:一种有待命名的建筑设计趋势

现代建筑借助线条和角度呈现散列、X 形、会聚线、纵横交错、折线形等有趣形式,千姿百态,有的井然有序,有的随机又随意,值得玩味。 建筑物的立面或部分结构往往采用折线和突出的角度。但是,这些建筑设计元素该叫什么呢?我们怎样细分它们呢?
Buildings
城市可持续性发展的灯塔 - 如今的城市规划是在打造城市未来的灯塔,传达城市可持续性发展、绿色环保和对生活负责的新信息。
238 查看

创建于 2019 年 05 月 09 日

耐人玩味的角度和纵横交错的线条

建筑师们热衷于摆脱长方形摩天大楼、四四方方的公寓楼和方形房屋等传统建筑风格的束缚,炫耀自己的创意。

其中一种方法是格外注重曲线、圆角和波浪线的利用。不过,要体现不俗的创意,大可不必放弃利用角度。许多建筑师正以令人耳目一新的方法玩转角度、折线形和纵横交错的线条。

某种程度上,是已故明星设计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和她的事务所将这种新方法推广到建筑物的角度和线条,而在下面的示例中,众多建筑师各显身手,为传统建筑设计注入独特的新思路。

散列或菱形图案

许多建筑物以窗户、框架结构或玻璃幕墙为特色,以散列或菱形图案排列。这种形式可用于平面和弯曲的外立面。意大利建筑师 Massimiliano Fuksas 在德国法兰克福 MyZeil 购物中心的设计中,对玻璃幕墙采用了这种技术,通过线条和几何对位,围绕 thyssenkrupp Elevator 的自动扶梯打造波浪状玻璃幕墙,跌宕起伏。

十二建筑师事务所(Twelve Architects)设计的谢菲尔德大学的一座大楼中,方形建筑外立面上的散列模式也是一个突出的例子。外立面采用基本的菱形图案,大大小小的菱形在井然有序的同时又显得随意,带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十二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钻石教学楼(The Diamond Building)
十二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钻石教学楼(The Diamond Building)

第 24 个字母:X

众多建筑物上都有字母 X 的身影,这不仅因为它的对称美感,还因为它的结构稳定性。香港中银大厦每个侧面都有若干 X 形,它们可能是全球最大和最高的字母 X 了。

“X 形结构”通常是将载荷传递到外柱的结构工程策略,它能够减少横向载荷,并在建筑物内部创造更多空间。除了功能性考虑外,X 形结构还成为引人注目的设计特色,例如芝加哥约翰·汉考克中心(John Hancock Tower)的 X 形结构就别具一格。

折线

许多建筑物在立面采用折线形图案或以折线作为自身结构。例如,BIG Architects 事务所最近设计了的霍勒格斯酒店(Hotel des Horlogers),目前正在瑞士布拉苏丝(Le Brassus)建设。它的屋顶采用折线向下倾斜,滑雪者可从酒店屋顶滑下,然后沿着斜坡继续前行。

即使是摩天大楼也有折线结构:巴黎拉德芳斯(La Défense)的办公庭院休闲塔(Tour Carpe Diem)有一个突出的折线,从地面开始向左和向右扫过,直达 36 楼。

Mikado——不规则相交线

“Mikado”涉及富有艺术特色排列的线条,从某些角度看起来是任意的,就像一群米卡多(Mikado)游戏棒散落在地上。这种设计在任何建筑的外立面都能产生令人瞩目的视觉效果,甚至可以让最简洁的设计脱颖而出。

Mikado 线条也可以具有象征意义。费德里科·冈萨雷斯·马丁内斯(Federico González Martínez)在墨西哥萨波潘(Zapopan)设计的胡安·何塞·阿雷奥拉图书馆(Biblioteca Pública del Estado Juan José Arreola)采用的线条代表着墨西哥仍在使用的 17 种土著语言以及 5 种已经消失的语言。

但是,除了用于外立面,建筑物内部的三维空间设计也可受到 Mikado 线条的启发。特拉维夫艺术博物馆(Tel Aviv Museum of Art)的内部就是例子,这种设计为内部线条和空间带来全新的诠释。

突出结构——夸张的突出部和锐角

许多建筑以夸张的角度向开放空间或天空伸出。这些锐角可以简单地为建筑物入口处遮阳遮雨,有时会直冲云霄。

丹麦奥雷斯塔德(Orestad)的 VM 大楼(VM Houses)由 BIG 和 JDS 建筑事务所设计,其正面设有尖顶阳台,而挪威克里斯蒂安桑(Kristiansand)的 ALA 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 Kilden 表演艺术中心则拥有突出的屋顶和夸张的金色天篷。

整个建筑也可以是一个突出结构,最惊人的一个例子也许是 Zaha Hadid 设计的安特卫普港口之家(Antwerp Port House),于 2016 年他去世后竣工。

纵横交错的结构和折线形

建筑物还会采用纵横交错的结构要素,这可以称得上是最雄心勃勃的建筑设计了。新加坡翠城新景(The Interlace)就是一个屡获殊荣的例子。像这样的建筑没有单个垂直核心,而是 MULTI 系统的理想选择,建筑物有多个部分纵横交错。

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和奥雷·舍(Ole Scheeren)设计的新加坡翠城新景(The Interlace)
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和奥雷·舍(Ole Scheeren)设计的新加坡翠城新景(The Interlace)

BIG 事务所在首尔设计的“十字大厦”(The Cross Towers)就是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子,摩天大楼在高空中纵横交错。该项目类似于建筑师 Kostas Poulopoulos 的悬浮城市概念。鹿特丹的方块屋(Cube Houses)由 Piet Blom 设计,它看似相互连接,在高跷上时营造出一个折线形的屋顶轮廓。最后,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Zaha Hadid Architects)在俄罗斯莫斯科设计的 Dominion 办公大楼,其中庭内设有纵横交错的楼梯。

Image Credits:

The Diamond, University of Sheffield, photo by John Robinson, taken from flickr.com 

HK Bank of China Tower, photo by unknown, taken from wikimedia commons.org

John Hancock Tower Chicago, photo by PaulVIF, taken from wikipedia.org

Barcelona – Hotel Arts, photo by unknown, taken from wikimedia commons.org

Tel Aviv Art Museum, photo by Aleksandr Zykov, taken from wikimedia commons.org

John Hancock Center, photo by unknown, taken from wikimedia commons.org

Diagonal Zero Zero, photo by unknown, taken from wikimedia commons.org

Barcelona – Torre Diagonal ZeroZero, photo by unknown, taken from wikimedia commons.org 

Jimbocho theater, photo by unknown, taken from wikimedia commons.org 

VM House, photo by unknown, taken from wikimedia commons.org

Royal Ontario Museum, photo by Aviad2001, taken from wikipedia.org

Havenhuis Antwerpen, photo by Torsade de Pointes, taken from wikipedia.org